她忍着泪,声音轻微地说:“我要回到展烨身边去。”他拉住他,静静地恳求:‘’别去。”他垂着头,嘴唇已经咬出深深的一个血印,再抬头,是装也装不像的冷漠决绝。“他需要我。”“我也需要你。”“他只有我。”“我也只有你。”“对不起。。。。。。”她明明知道他要的不是道歉,他只要她留下来。
评论收集喜欢不喜欢勘校
回到
顶部